嘀嗒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戰爺不好了,夫人又帶球跑路啦! > 第53章 真的懷了……

第53章 真的懷了……

宋晚沒有這次沒有理會她,抱著宋拂離開了酒店。

徐童在地下停車場等她,看到宋晚的身影連忙從車上下來,一路小跑著到了她跟前,看著宋晚懷里熟睡的宋拂,她小聲地問道:“小阿福沒事吧?”

宋晚低頭看著宋拂,眼底滿是心疼,“受了點驚嚇,等她睡醒了我再帶她去醫院檢查檢查。”

“蘇伊柔這個賤人!”徐童低罵一聲,“我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她!”

宋晚不想讓徐童牽扯進來,于是出聲道:“沒必要在這種人身上花心思。”

這時宋拂在宋晚的懷里動了動,雙眼半睜半瞇著換了個舒服的角度又睡著了,小嘴突然癟了下去,大哭著喊媽媽。

“小阿福,不怕,媽媽在呢。”宋晚抱著哄著,才將宋拂的情緒穩定了下來。

可是沒多久她又哼唧了起來。

徐童看著她的狀態,有些擔憂,“晚晚姐,我看小阿福嚇得不輕。我知道一個很厲害的神婆,我們去給小阿福看看。”

一向不信鬼神的宋晚,為了宋拂只能點頭。

兩人開車來到一家破舊的小區里。

徐童輕車熟路地帶著宋晚找到了那位神婆。

神婆看到她,眉頭一挑,“徐丫頭,你這是又被嚇著了?”

“李婆婆,不是我。”

兩人之間十分熟稔。

徐童走到她跟前,伸手指了指宋晚懷里的宋拂,“是這個小家伙。”

李婆婆伸手示意宋晚將宋拂抱給她。

說來也怪,原本一路哭鬧不止的宋拂,到了李婆婆的懷里竟然止住了哭聲。

李婆婆只看了看宋拂的面色,說道:“孩子受了些驚嚇,也沒什么大礙,不用太緊張。”

“可是她總是哭鬧。”徐童急忙說道。

李婆婆看了她一眼,“要不說怎么是受到驚嚇了呢。”

“李婆婆,您給她看看。”

“用不著看,你們回去給她喝點安神定驚的藥劑就行了。”李婆婆說著:“晚上估計會發燒,你們大人辛苦些,多注意觀察一下她的體溫。”

“就這么簡單?”徐童說道:“怎么每次我一來看,你就跟跳大神一樣,又跳又喊的。”

李婆婆伸手敲了敲她的腦袋,“你這死丫頭真是討打,滾滾滾。”

李婆婆開口趕人。

徐童對她做了個鬼臉,帶著宋晚就走了。

徐童把她們兩個送回了家里。

宋奶奶自從宋晚走后就在家里一直干等著,心里更是無比的自責。

甚至想著,若是宋拂真有個什么三長兩短,她這把老骨頭索性也跟著一塊去了。

好在宋晚將宋拂平安帶了回來。

宋奶奶立馬跪了下來,磕了三個響頭,感謝老天爺保佑。

宋晚將宋奶奶從地上拉了起來,“奶奶,你謝老天爺不如謝她,是她救了宋拂。”

宋奶奶聞言就要給徐童跪下,嚇得她一把抱住了宋奶奶,“奶奶,這可使不得。”

宋奶奶緊緊握著徐童的手,滿臉感激。

這時宋拂也在宋晚的懷里醒來了,她看到宋奶奶伸手讓她抱。

宋奶奶擦掉眼淚,笑著把她從宋晚懷里接了過來。

宋拂捧著她的臉親親,隨后看到宋晚說道:“媽媽,親親。”

宋晚跟她貼了貼臉。

徐童看著指了指自己的臉,“小阿福,姨姨也要。”

宋拂經過蘇伊柔這么一嚇,看到陌生人不再像以前那樣咯咯直笑。

她雙手抱著宋奶奶的脖子,把臉埋進宋奶奶的勁間,一副害怕至及的模樣。

徐童也不勉強她,只是恨聲道:“都怪蘇伊柔那個賤人,看把我家小阿福嚇成什么樣了。”

她必須要好好教訓教訓蘇伊柔,不然心里的那口氣怎么都咽不下!

徐童被宋奶奶留下吃了頓晚飯才走。

送走徐童,宋晚給宋拂喝了定驚茶,才慢慢將宋拂哄睡。

睡著的宋拂小手緊緊抓著宋晚的衣角,生怕她走了一樣。

宋晚躺在她身邊,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她的頭,嘴里一直重復著小阿福不怕,媽媽在呢。

一個小時以后,宋拂才熟睡了過去。

宋晚這才準備去洗漱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低頭一看是戰野打來的。

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戰野才造成的,宋晚一氣之下將戰野拉黑了。

直到一個又一個的陌生電話打了進來,宋晚直接關了手機。

最后,從窗戶外面打進一束光來,宋晚知道那一定是戰野干的。

為了不打擾宋奶奶和宋拂休息,宋晚悄悄地出去了。

戰野一看到她便將她拽進了車里,“拉黑我?宋晚,我倒是不知道這三年你的膽子越發大了。”

宋晚看了他一眼,出聲道:“下班時間,男老板騷擾女員工,我怎么就不能拉黑你了。”

戰野聽后氣急反笑,“騷擾?”

宋晚神色漠然,“不叫騷擾叫什么?”

戰野呵笑一聲,“那我現在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騷擾。”

他不由分說地就將宋晚壓在了身下,一雙手在她身上游走。

“叫出來。”戰野捏著她的下巴,語氣森然。

宋晚卻只冷冷地望著他,“你真讓我惡心,你這樣跟路邊到處發情的公狗有什么區別。”

“宋晚!”戰野低喝一聲,“我當真是給你臉了!”

他甩開宋晚,讓她滾下車。

“戰總,希望從今晚開始,我們橋歸橋路歸路,以后不在有任何瓜葛。”宋晚背對著車身,“我不希望我的生活再次被你弄的一團糟。”

“想跟我撇清關系?”戰總曬笑,“你跟我撇的清嗎?我孩子的媽。”

宋晚心下一驚,隨機很快便恢復如常。

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。”宋晚說完就要走。

戰野朝她扔出一疊照片,借著路燈的光亮,宋晚看出了那上面全是宋拂的照片。

“你派人調查我。”宋晚轉身看著他,大聲說道。

“宋拂是我的女兒,我需要讓她知道她有個爸爸。”戰野語氣冷然。

“阿福的爸爸早就死了,她不需要爸爸。”宋晚第一次出聲警告戰野,“你離我們遠點兒。”

“我要把宋拂接回戰家。”戰野的聲音擲地有聲,帶著一絲不容拒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