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戰爺不好了,夫人又帶球跑路啦! > 第86章 你愛阮琳嗎?

第86章 你愛阮琳嗎?

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一間廢棄的工廠里,而她也被綁住了手腳。

她被綁著的手用力掙扎著,企圖讓綁著的繩索可以松一些。

突然一陣詭異的笑聲襲來,宋晚的身后不知何時出現一個帶著小丑面具,身型矮小的黑袍人。

“別費力氣了,若是讓你掙開了這繩索,那我在殺手界豈不是成了笑話。”格雷恩的身上帶著一個變聲器,此刻他的聲音像極了電影里那種變態的聲音。

每句話的音線都拖得老長,甚至還帶著一絲電音,在空蕩的空間里顯得格外瘆人。

宋晚在格雷恩的眼里此刻不僅是個死人,還是個觀眾。

他最喜歡在殺人的時候給那些受害者上演一場個人表演,每演出一個項目就要從受害者身上拿走一樣東西。

受害人那驚恐的表情,就像是毒藥一樣,對格雷恩有些致命的吸引力。

因此,只要受害人表現得越驚恐,格雷恩就越興奮,他的手段也就越殘忍。

格雷恩此刻突然岔開雙腿又跳起來將雙腿交叉,頭微微低著,一手扶著腦袋一手扶著襠,最后又做了一個單踢腿的動作,緊接著哦了一聲,出聲道:“向我的偶像致敬。”

宋晚只冷冷地看著他,眼中滿是警惕。

格雷恩看著她,伸出食指晃了晃,隨后說道:“NO!NO!NO!你這個表情不對。”

“你應該要憤怒,要害怕,更要恐懼。”

宋晚的表情太過冷淡,讓格雷恩很不喜,他決定一會兒還是先把她的臉皮剝下來。

“蘇伊柔派你來的?”宋晚一開口就是冷冷的質問,她道:“她給了你多少錢?”

格雷恩沒想到她這么快就猜到了自己受誰指使,面對這么聰明的女人,格雷恩一時間不由得來了興趣。

他躲在宋晚的跟前,伸出一根手指挑著她的下巴,嘿嘿一笑,“你倒是個聰明的,不如你猜猜她給了我多少錢?”

宋晚原本只是試探,畢竟這么想讓自己去死的,除了蘇伊柔也沒有旁人了。

沒想到竟然還真的是她。

宋晚微微定了定神,繼續出聲道:“我的命在她眼里可不值錢,能給你五百萬就算是不錯了。”

格雷恩身形微晃,看來自己的要價還是低了。

宋晚察覺到了他的異常,心里快速閃過一抹算計。

看來這個殺手挺愛錢。

宋晚決定從這里做突破口,想要給自己爭取最大限度的時間,來拖住格雷恩。

此刻她只能將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戰野的身上,希望戰野能早點發現自己失蹤的事情。

不然,今天自己真的會難逃一死。

宋晚繼續說道:“蘇伊柔作為蘇家的大小姐,五百萬對于她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,可是在她那種人的眼里,我的命最多也就值個五百萬了,低于她都覺得有我這個情敵都是侮辱。”

格雷恩聽后突然發出一陣陰測測的笑聲,他一把抓住宋晚的頭發,宋晚吃力頭微微仰起,“你倒是個聰明的,猜出了我愛錢,就想著用錢太跟我攀談,好為自己拖延時間。”

看著那張黑色的面具下面,透著一雙詭異的眼睛,正冒著幽幽的暗光。

宋晚心底的漸漸爬上了恐懼,但她只能強硬鎮定,若是讓對方發現自己正在害怕,只怕會快速加劇自己的死亡。

f

這時,格雷恩的聲音再次襲來,“只可惜,你的計劃注定會被落空。”

宋晚在他眼里就是一具死尸,因此他不介意自己跟尸體多聊一會兒。

這時,格雷恩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隨后宋晚不知道他從哪里變出來一個跟黑色大哥大一樣的東西,他毫不避諱地當著宋晚的面按了接聽鍵。

“蘇小姐,請問有什么指示?”格雷恩說話間對宋晚露出一排鋸齒狀的牙齒,隨后發出兩聲陰颯颯的笑聲。

很快電話里就傳來了蘇伊柔憤怒的咆哮聲咆哮聲,即便是格雷恩沒有開免提,宋晚也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“你到底準備什么時候動手殺了宋晚這個賤人!”蘇伊柔憤怒地質問道。

格雷恩不喜歡蘇伊柔對自己說話的態度,于是他冷著聲音說道:“人已經在我這兒了,我想什么時候動手,就什么時候動手,還輪不著你來教我做事。”

蘇伊柔聽后更是直接大叫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?我可是你的雇主,你若是在這個態度的話,你一分錢也別想從我這里拿到。”

格雷恩不以為然地笑笑,“蘇小姐,敢得罪殺手的人你還是頭一個。”

雖然是輕飄飄的語氣,但蘇伊柔的心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。

她心頭狂跳,剛才因為憤怒已經忘記了格雷恩是殺手的身份了。

威脅一個殺手,得有多蠢的人才能做得出來,而她就是那個蠢人。

這時,格雷恩突然出聲道:“蘇小姐,想讓我為你辦事,得加錢。”

“你加多少?”蘇伊柔連忙問道。

格雷恩突然發出一聲笑意,“加多加少,那就要看蘇小姐自己的意思了。”

蘇伊柔心里雖然害怕,但也是咬緊牙關又給他多加了五十萬。

格雷恩聽后卻是笑道:“既然蘇小姐沒有誠意,那我們的合作就結束吧。至于這個宋晚,我會將她安全送到她想去的地方。”

蘇伊柔立馬大聲尖叫著喊道:“不行!”

如果格雷恩真的把宋晚放了回去,那么自己就真的完了,所以宋晚今天必須死。

“五百萬!我給你五百萬!你現在立馬給我動手殺了她。”蘇伊柔陰狠著說道。

格雷恩卻道:“五百萬?你打發叫花子呢?”

“你想要多少?”蘇伊柔低吼著問道。

“一千萬!”

隔離嗯的聲音剛落地輸液了,便大聲喊道:“一千萬?你當我這是印鈔機呢?我現在去哪給你搞這一千萬!”

格雷恩無所謂地聳聳肩,他道:“你怎么弄錢是你的事,我只要看到錢,錢到位,人我立馬幫你解決。”

格雷恩的目光突然落在宋晚的身上,“另外在額外送你一個奸尸的贈禮。”

電話里,蘇伊柔卻沒了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