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戰爺不好了,夫人又帶球跑路啦! > 第119章 女人之間的攀比

第119章 女人之間的攀比

宋晚自然是不知道后面發生的事情,她被戰野強硬地抱上了車,之后又強硬地給她系上了安全帶,一腳油門直接把車開走了。

宋晚不知道他要帶自己去哪兒,忍不住冷了臉,“我現在沒工夫跟你在這兒鬧,快點兒把我放下來。”

戰野看都沒看她,只是讓她安靜,“你再這樣分散我開車的注意力,只會更晚到。”

戰野的冷淡,到顯得宋晚有些胡攪蠻纏了。

宋晚直接閉了嘴,一路上在沒多說一個字。

直到車子停在學校門口,宋晚迅速打開車門跑到學校門口,跟保安交涉了好一會兒才被放進去。

再去教導處的路上,宋晚心里還在想著宋宇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

畢竟宋宇既不在學校里主動招惹是非,又是學校的年級第一,根本就不存在被學校請家長的問題。

想了一路,也沒想出個所以然,宋晚干脆不想了。

反正人都在學校了,一會兒還是問問老師吧。反正在宋晚心里,宋宇不可能會主動招惹別人。

之前給宋宇開家長會的時候,一中她也來過幾次,但也僅僅只是去了宋宇的班級。如今教導處,宋晚還真不知道在哪個位置。

正好這兒是下課時間,她看著迎面走來的一個小姑娘,便走上前出聲問道:“這位同學,打擾一下,請問高中年紀的教導處怎么走?”

柳思霏看著宋晚,現實感嘆了一下她的美貌,隨后好像覺得這人有些眼熟。

她定睛一看,才發現這人正是宋宇的姐姐。

柳思霏瞬間有一種見了家長的感覺,渾身滿是拘謹。

宋晚見她不說話,以為她性格內向,便想著換個人問一下,正要轉身的時候就被柳思霏拽住了。

她沖著宋晚甜甜一笑,開口說道:“姐姐,我帶您去。”

宋晚看著她臉上友好的笑意,也笑著跟她說了聲謝謝。

在去教導處的路上,柳思霏說道:“我叫柳思霏,您可以叫思思。您是宋宇的姐姐吧?我之前是宋宇的同班同學,開家長會的時候我見過您。”

宋晚沒想到自己隨口一問,竟然問到了宋宇的同班同學,她笑著回應道:“那可真是太巧了。”

柳思霏原是借此機會問問宋晚,宋宇有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過自己,哪怕是吐槽兩句自己也行。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口,宋晚看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以為宋宇真出了事情。

不免有些擔憂著問道:“思思同學,是不是我家宋宇在學校出事了?”

看著宋晚那焦急的語氣,柳思霏才反應過來宋晚可能是誤會了,她連忙解釋道:“姐姐,宋宇很好。他從來沒有在學校里招惹過是非,老師跟同學們都很喜歡他。”

聽她這么會說,宋晚才放下心里。

隨后宋晚輕聲地嘀咕道:“那主任找我來應該是為了小宇學習的事情。”

聲音雖小,卻被柳思霏聽到了。

她如今跟宋宇已經不再一個班級了,自然不知道宋宇遇到的麻煩。

但她還是忍不住出聲問道:“姐姐您是被教導主任喊來的?”

宋晚微微點頭,柳思霏卻隱隱覺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,剛要開口跟宋晚說宋宇因為自己跟武子昂鬧矛盾的事情,兩人的腳步已經來到了教導處的門口。

宋晚轉身再次跟她說了謝謝,隨后便敲了敲教導處的門。

周濤聽到動靜就猜到是宋晚來了,十分快速地就將門打開。

看到宋晚的時候眼里充滿了驚艷,雖然他見過宋晚,但是每見一次都會忍不住在心里感嘆宋晚驚為天人的美貌。

要不是他心里還有些底線跟道德,周濤都忍不住想要威逼利誘宋晚讓他做自己的情人,畢竟這種人間尤物若是帶出去聚會,可以極度滿足男人的虛榮心。

宋晚察覺到了周濤看自己的眼神,心里雖然不喜但還是對著他露出了一個禮貌性的微笑,“是周主任吧?我是宋宇的姐姐,不知道您今天叫我過來有什么事?”

宋晚的聲音打斷了周濤的臆想的思緒,他笑了笑側著身給她讓了路,態度都比剛才在電話里好多了。

宋宇看到她來,急忙走到她跟前把她護在身后,目不斜視地看著周濤。

眼前的宋晚冷不丁換成宋宇,周濤臉上的笑都淡了幾分。

云燕一直坐在教導處里,頭昂得像一只開屏的孔雀。在她們那種富太太的圈子里,美貌最是會被拿出來攀比的。

而云燕也自持有幾分美貌,因此今天來學校特意打扮了一番。就是為了可以隨時隨地像別人展現自己的美,接受他們驚艷的目光。

只不過,云燕來的是學校,一些毛頭小子哪里能欣賞的來。

她也是因為在學校沒有收到那種驚艷的目光,心里憋著火,所以剛才將怒火轉移到了宋宇身上。

這會兒看到宋晚來了,云燕開始調整了姿態。女人間攀比的心理立馬涌了上來,她忍不住打量起宋晚。

她本以為宋晚會是一個三十多歲,五官平平的家庭婦女。就連看向她的目光都帶著滿滿的輕蔑,只不過目光觸及到宋晚那張臉的時候,云燕愣住了。

那是一張清冷絕艷的臉,不同于她的濃妝艷抹,宋晚只需要站在那里,就可以美得跟一幅畫似的。

尤其是身上那種與身俱來的淡然的氣質,是尋常人身上少有的。

兩相對比下來,云燕身上多了些庸脂俗粉的味道。

云燕的虛榮心在此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,她的目光里充滿著濃濃的嫉妒。

眼神也毫不遮掩地上下打量著宋晚,心里更是給她扣上了一頂情婦的帽子。

畢竟像她們這種窮家庭的人,哪來的錢給宋晚保養?除了給別人做情婦,云燕想不出第二個理由。

一時間,眼神從嫉妒轉為了蔑視,她輕哼一聲,“你就是宋宇的家長吧?我總算是知道了,宋宇為何會是這種沒教養的人了,畢竟家長都這么……”

她后面的話沒說,卻是露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。

宋晚忍不住皺眉。